忱之夏♪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山花不足🌺

快新/新兰/平和
冰秋/忘羡/花怜
伞修/叶蓝/叶修/黄少天/蓝河洋色经典x
欢迎同好来一起玩耍扩列www

直至我再也无法唤出你的名字(快新/老年梗)

感动到说不出话来
我对爱情许多美好的幻想,都是快新,和写快新的各位大大带给我的,七夕快乐,谢谢

听酒眠:

直至漫长的岁月如上涨的海水淹没一切,我再也无法唤出你的名字。


黑羽快斗五十岁这一天的下午,工藤新一最后一次关上侦探事务所的门,心里已经预料到不久后这里将会布满灰尘。

他们用了两天的时间来收拾行李,直到这时工藤新一才发现,在这间他们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屋子里,竟然充斥着这么多零零碎碎的小物件。当然不可能全带上,于是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斟酌每一件物品的价值和意义,决定是否要把它们带到小樽的新家去。其中有块指针停止转动的表,工藤新一想起这是黑羽快斗在二十几年前送他的,他看着磨损的表带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把它放进了行李箱里。

他们在第三天的下午坐上了飞往小樽的飞机,飞机起飞后不久工藤新一就累得睡着,两天以来确实是他整理的东西要多,此刻终于能靠在黑羽快斗肩膀上安然睡去。黑羽快斗替他要来薄被,盖好后又吻了吻他的唇角,如果工藤新一醒着肯定又要说黑羽快斗老不正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何况两人都已经五十岁,却还亲昵得如同刚在一起的情侣。

工藤新一睡去的这段时间里,黑羽快斗一直与他十指相扣,这个从第一次牵手就养成的习惯,到了老年仍未忘却。

他们在黄昏时抵达小樽,这个曾经繁华一时的港口城市,如今褪去了往昔的荣耀,再度成为一个平静的小城。

黑羽快斗很有先见之明地在出发前就定好了车,司机帮他们把行李搬上车,这才出发前往他们的新家。路上两人讨论新家的安置,坐在前排的司机这才有所察觉,委婉地询问两人的关系。黑羽快斗毫不介意地说坐在他旁边的正是他的爱人。司机听了稍稍诧异了一秒,但接下来就说他们一定是一对幸福的恋人。

两人不置可否,尽管心里都回忆起了这几十年来对方自己带来的为数不多的麻烦,但不得不承认,当透过回忆的迷雾去看这段经历的时候,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到达宅邸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司机帮他们把家具搬进去后,两人一致决定先吃饭再来处理那些零散的物品。于是他们沿着小樽运河慢慢走过富有罗曼蒂克气氛的古老街道,找到一家做寿司的小店。

当精心制作的寿司被送上来的时候,黑羽快斗说了一句:“真是不可思议。”

工藤新一不解:“嗯?”

“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能这样坐在一起,”黑羽快斗看着恋人依旧明亮的蓝色双眼,如是说道,“只为了等两份寿司。”

凭借着相处了二十多年的默契,工藤新一很快明白了黑羽快斗的意思。过去他们需要背负的东西太多,就算在覆灭黑衣组织变回工藤新一以后,他也每日在为大大小小的案件奔忙,黑羽快斗亦是如此,在引出当年杀死父亲的组织以后,他仍旧在为成为世界级的魔术师不懈努力。在他们漫长的一生中难得有这样安闲的时刻,年少时他们曾穿行于枪林弹雨中毫无惧色,甚至一次又一次从上千米的高空坠落,耳畔吹过的都是凌冽的风,现在却只希望岁月能再慷慨几分,让自己陪伴对面的人再多几年。

“这是今年的生日礼物,”工藤新一低下头去,看着盘子里的寿司,“喜欢吗?”

黑羽快斗微微一愣,这才明白工藤新一为什么直到今天才答应动身,他微微弯起嘴角,眉眼清俊一如当年:“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吃完饭后两人又沿着原先的路线慢慢走回去,路过花店时黑羽快斗买了一枝玫瑰花,即便他们已年过五旬,他仍坚持要送恋人象征爱情的花朵。只是此时这枝玫瑰不再关于风花雪月,只关于爱情。

当天晚上黑羽快斗把工藤新一那本烫着金边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摆上床头柜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怀中睡去,觉得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一些之前实在无法带走的东西在后来的一个月里被陆陆续续地寄到,他们把那些旧物安置到新家里,又从当地的店铺里买来了不少东西,一点点填充这个属于二人的宅邸。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去,等到十二月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雪。灯市活动也在这时开始举行,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走在形状不一的灯饰下,因为怕走散而牵着彼此的手,从背影上看,两人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只是那时游灯市还有数人相伴,如今只剩下他们两人,不急不慢地走向灯火绵延的地方,愈发确信身边的人是自己此生做出过的最正确的选择。

服部平次在第三年的时候携和叶来探望两位老友,晚上四个人坐在一起喝酒。服部平次喝了几杯后坦白说道:“没想到你们会在一起这么久。”

工藤新一点头:“我也没想到,有几次真的觉得过不下去了。”

黑羽快斗有些诧异:“有那种时候?”

“有一次我们吵架,”工藤新一顿了顿,“吵架的原因忘记了,那段时间我们工作压力都比较大,脾气也很不好,吵到最后我直接气得砸门而去。你这个混蛋倒好,居然过了一个小时才在一块招牌底下找到我,那天晚上还下着雨,你要是再晚来半个小时,现在陪你坐在这里的可能就是其他人了。”

“……原来是那次啊,”黑羽快斗终于想起来了,“我记得回去以后你还在生气,把卧室门锁了让我睡沙发。”

“你还好意思说?我被你气晕了,忘了你这家伙最擅长撬锁,半夜醒过来突然发现旁边睡着个人,我还以为是哪个胆大妄为的贼——谁知道就是你这个贼。”

“是怪盗啦怪盗。”黑羽快斗习惯性纠正他。

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相视一笑。这两个人仍像最开始在一起那样,会为了生活里最琐碎的事争论不休,到最后却又总是彼此妥协。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两人才能走到今日,尽管他们都已经被誉为这个时代的奇迹,却甘愿为了对方回归最平凡人中的一个。

第二天早上他们把服部和平次送至门口,看着两个人逐渐远去,风吹乱了工藤新一的头发,黑羽快斗替他抚平,也就是在这时他才发现,工藤新一已长出了些许白发。

那是他第一次察觉到,原来衰老是这样真实可感的东西,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受越发鲜明起来。到了七十岁这一年,工藤新一不得不借助纸条来提醒自己今天要做什么事。有一次他和黑羽快斗说自己想吃面包,黑羽快斗便出门去买,等他回来时工藤新一却问他:“你去哪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

黑羽快斗走过去把面包放在桌上,语气平静:“我突然想吃面包,你要不要一起?”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黑羽快斗醒来后发现枕边人仍处于睡梦之中,他尽量轻手轻脚地起床洗漱,生怕惊扰了对方。

等他在厨房里把早餐做好,却发现工藤新一仍没有起床。

他心里隐隐预感到某件事情的发生,尽量冷静地走至床边,发现工藤新一已经停止呼吸。可从表面上看,他的恋人仅仅是睡着了而已。

“晚安,”他轻轻吻了吻工藤新一的唇,心里已经知道这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个吻,“我们会再见面的。”

三年后宫野志保来此探望故人。她知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她日渐老去的身体已不允许她频繁外出。

墓园坐落在一个宁静的小山坡上,四面都栽种着大片青葱的树,她走进墓园,凭借友人在信中的描述找到了那块墓碑。墓碑上没有镌刻名字,只有一行简单的墓志铭:

“他和他的爱人,在此长眠。”

她用手指抚过这行文字,心想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墓志铭了。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大海会淹没这片四面环海的土地,一切都将物是人非,然而谁也无法否认,一对相爱的人,曾在此长眠。

【END】

七夕快乐
我把我对爱情所有最美好的幻想,都给你们了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