忱之夏♪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山花不足🌺

快新/新兰/平和
冰秋/忘羡/花怜
伞修/叶蓝/叶修/黄少天/蓝河洋色经典x
欢迎同好来一起玩耍扩列www

【快新】【AU】伦敦雾 14-15(完结)

^q^

怡sir.:

01-02  03-04 05-06 07-10 11 12-13


前情提要 


「如果你是我的话,会做同样的事吧。」


「如果困了的话,我的肩膀可以借给新一靠喔。」


「所以,到这里就可以了。新一的话,请自由地去你想去的人的身边吧。」


「圣诞快乐。」




14


 


真是..太犯规了。


黑羽快斗花了很大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想把面前的人直接拉进怀中禁锢住的冲动。


 


是因为下雪了吗,冬夜凌晨的某种神秘特质吸走了一切声响,这个小小的空间被隔绝出来,所有感情都在此发酵,愈演愈烈并且挥散不去。拜托,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吧。




太感动以至于说不出话了吗?黑羽君——」


工藤新一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或者,还没睡醒?」


 


嗯,蓝色的眼眸。自己所熟悉的神态,冷静,笃定,还有相较于平时再多一点的,温柔。这个词听起来并不太适合绝对理性的侦探,谁叫他平时面对自己都是一副防卫甚至尖锐的姿态,但是这个瞬间的温柔却意外的契合他的一切,声音,表情,气息,仿佛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本来看向自己的眼神应有的样子。


不好让气氛凝固太久,黑羽垂下视线,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巧克力蛋糕。甜而不腻的口感在口中化开,是他最喜欢的味道。低着头的时候重新整理了表情,抬起头的时候又换上了以往的poker face,「圣诞快乐,谢谢你,新一。」说着这样的话,却不怎么敢再对上对方的视线。心里不由得叹息——


这场战役,黑羽快斗可能要先认输了。


明明是不让人看出任何端倪的回应,这样一本正经的回答反而让工藤君有些不知所措。什么啊,刚才还在想他的一百种可能的反应,甚至做好了破解下一秒就出现在眼前的,装模作样的魔术的心理准备。更可能像从前一样,对对方讲出毫不客气的调侃。但这样一句诚恳的谢谢,浇灭了他的所有气焰。


工藤给自己倒了杯温水,然后安静地坐在他对面,看他一勺一勺消灭着蛋糕。正思索着服部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回来,虽然这样两个人的空间也不错…但果然,服部平次你这家伙还是赶紧回来吧……


不然,心脏跳动的速率慢不下来。


 


你在紧张什么?害怕什么?


他并没有问自己这个问题。


 


黑羽快斗突然抬起那只没受伤的手,拇指轻轻碾去侦探君眉尾的一点水渍。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让对方看见手背上那一大块伤疤,黑羽还是习惯用另一边手。这样短暂的肢体接触就能让人晃神。


「外面下雪了吗?」


「阿..嗯。」


「怎么没有再多陪兰小姐一会?」


「已经很晚了,就送她回家了。」


「也不知道外面的雪积起来没——」侦探君嘀咕了一句,起身走向窗边望向外面。窗户上有一层温差带来的水雾,看不清外面,也同样看不清他身后注视着他的人的表情。


「成年人的约会,是不用这么早结束的喔。」


「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侦探君微微蹙眉,好像有点不悦,又好像有点释然。


 


「在想你啊。」


 


既然都快要输了,那就反守为攻吧。反正也不会被当真,就像玩笑话一样,被忽略就好了。这么想着,黑羽快斗也释然了。于是他盯着那个立在窗边的背景,边起身向他那里走过去边不紧不慢地说着:


「每天都在想,黑板上的这道题新一是怎么解的。在不在我视线内的时候,新一在哪里,遇到了什么人,正在做什么。这次的魔术要怎么样设计才不会让新一那么简单就看穿。新一吃过饭没有,是不是因为工作又只喝几杯咖啡。是不是又有新的案件了,新一这次要用多久才能抓到犯人呢?现在又要多加一项,新一这个笨蛋,不要再受伤了。」


……


沉默了几秒钟,侦探君慢慢转过身来。是那样的吧,一脸淡然,像在说,你发什么神经啊,或者,我很好谢谢关心了啊,这样的表情。黑羽有很多种设想,但都不符合现在工藤新一的神色。


他有些震惊,有些不可思议,更多地是有些挫败地看着他。是撑了好久的伪装,又被他这样轻而易举地击破的表情。好像他想开口回些什么——随便说点什么都比沉默要好,他动了动嘴唇,又放弃般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目光流转,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那现在呢,你现在在想什么?」


「现在在想…刚才那块巧克力蛋糕,新一要不要尝?」


 


黑羽快斗靠近了一些。他没受伤的那边手越过工藤新一的肩头撑着墙,然后一点一点继续缩短距离。


耳边震耳欲聋的心跳,也不知道来自谁。


反正我只知道,我心中的火焰,只有你可以熄灭。


 


侦探君看着眼前那张放大的脸,已然放弃了思考。这个吻还有三秒钟就要降临,如果对方不是在开一个极度恶劣的玩笑,如果自己再不退开的话。


像回到了之前关了灯的KTV,那个人偏过头蜻蜓点水般贴上自己的嘴角,所有人都消失不见,只有背景音乐里的男人深情地唱着歌。


 


「爱すれば爱するほど,雾の中迷い込んで。」


爱你 爱你 越爱你,便如同迷失到雾里。


 


我迷失了吗?


明明是如此相似的人,为什么就没想过对方和自己抱着同样的心情呢。


你也像我喜欢着你一样,喜欢着我吗?


 


……


「啊咧,灯还亮着,黑羽,还没睡吗?下午出门太匆忙没带钥匙,帮我开下门吧!」


 


大大咧咧的关西腔从门外面传了过来,两人似乎被定格了一秒,又像过了一个世纪。黑羽放下了抵在墙上的手,转身去开了门。


「帮大忙了,谢啦!……咦?」


「成年人的约会是不用这么早结束的喔,服部君。」


啊啊,刚刚被皮笑肉不笑的魔术师瞪了一眼,好可怕。服部平次感觉有些不妙,特别是他进屋发现窗边还有一个人的时候。工藤新一站在那里,低着头看上去有些晃神。


「你们……」


「明早飞机,我先回家一趟。晚安了。」


黑羽快斗拿起桌上的手机和椅背上的外套,快速换了个鞋,开门的声音,再到关门的声音,工藤新一抬眼跟服部对上视线。


「明早飞机为什么现在回家?快一点了唉。」服部不解。


「他明早飞哪?」


「伦敦吧。他老爸不是有新年巡演?第一站在英国,最后一站回日本。黑羽之前说要当嘉宾来着…不过后来他好像也有说手受伤没有练习所以不去了?」


「这样啊,我都不知道。」


「所以……」服部看了看桌上的蛋糕残骸,还有工藤新一怅然若失的表情,「我是不是不该这个时候回来?」


 


15                              


 


经历了十一个小时的飞行,黑羽快斗昏昏沉沉地下了飞机。


走过在人来人往的机场,跟着来接机的寺井爷爷的黑羽君有些茫然地打开手机。没有任何未接来电或者未读讯息,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失落。


逃掉了啊。


 


那个时候新一并没有拒绝不是吗……所以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啊。


黑羽快斗烦躁地继续叹气。


是因为太过珍视,所以根本不敢乱来。


这趟出行回去以后绝——对——要好好表明心意。已经算给彼此留下时间和空间,就算最后被他拒绝也无所谓了。暗暗下定了这样的决心,黑羽终于觉得轻松了一些。


等寺井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然后回到驾驶座的时候,后面那位挂着浓重黑眼圈的少年,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


 


九千五百八十千里之外的机场,工藤新一拿着护照和登机牌坐在落地窗边。广播里正在播报着航班开始登记的讯息,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停机坪,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很多带着不同航空公司图案的飞机尾翼。


每天都有无数世界各地的人带着不一样的目的来到这里,每天也有无数人离开。无法估计有多少人找到了旅行的意义,他只知道,现在有某个人存在的地方,就是他的目的地。


 


一月二日,伦敦北,小雨转中雨。


 


「Thank you all.」


黑羽快斗弯下腰,做出了谢幕的姿势。观众席上零星的工作人员鼓着掌。作为明日正式演出最后一项表演的嘉宾,黑羽快斗的在彩排中的表现令黑羽盗一很满意。虽然前几日刚见到他的时候总感觉他有些心不在焉,但是魔术练习的时候他依旧能做到完全地投入。他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掌握了全部技巧,对于明日正式的演出也胸有成竹。


黑羽盗一在后台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望着自己的手背出神。


 


「出去走走吧,给你放半天假。」


「在下雨唉,真不想出门。」


「就是这种天气,可能会出现奇遇喔。」




 


奇遇…吗?


黑羽快斗撑着伞走过公园。伦敦的冬日,灰蒙蒙的天让人困顿,淅淅沥沥的小雨赶走了人最后一点儿想散步的念头。他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直到走到了贝克街,才惊觉自己永远逃不出与某个侦探有关的情节。


他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看到了一位蓝眼睛的女子,眉眼间带着英格兰特有的美丽和端庄。雨水淋湿了她深蓝色的帽子,她身上带着的颜色让他想起了某个人。奇遇吗,他很愿意把自己手中蓝黑格子的大伞递给这位女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自己奔跑进雨中。


她感叹着这位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撑起了伞,看着他消失在转角。她走向他来时的方向,穿过公园,路过报亭,听见车水马龙声中夹杂的,贝克街街角风铃的声音。后来,她看见了另一位陌生人,带着茫然的表情站在岔路口。她感慨着这奇遇——不是同一个人,却是如此相似。


 


「Are you lost?」


「I am sorry?」


「There comes a moment in the life of everyone where the road ahead splits in two, you may be confused, like being in the fog of London.」


「I am confusing which road leads me to the personI am looking for.」


「I don't know either. But if u meet a boy who just like you, please say thank you for me for the umbrella.」


「….What do you mean by just like me?」


 


午后四点的钟声敲响,此时正值逢魔之时。工藤新一朝着女子所指的方向走去,有点不安,又很期待。遇到他的时候要说什么呢?一定会被惊讶地问,你怎么来了。


该怎么回答,因为有好多想说的话。如果不趁着现在还有勇气说完,而是再一次不了了之的话,就太令人失望了。所以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都不要再逃跑了。


 


——要说什么。


 


工藤新一走过公园的长椅,走过朱红色的电话亭,还有卖花的小铺。来往的行人撑着各色的伞,像黑白默片中的路人那样,从迷路的主角身边快速的走过。


雨越下越大。


 


——你还是快点出现吧,最好不是以落汤鸡的模样见面才好。


 


工藤新一在心里默念着。


 


——这时候居然会感谢日本公民来英国是免签的,不然还要头疼一下怎么才追的上你。落地的时候还是晴天,我在靠近贝克街的地方找了间旅店,通向我房间的走廊上挂着福尔摩斯的画像。旅店一出门就能看见的报停那里,有贴着黑羽先生演出的海报。


    后来伦敦弥漫了好多天的雨雾,新年前一天,我在贝克街遇见的小孩子跟我说那是鬼故事里末日降临的征兆。虽然并不会被吓到,但果然我一点都不喜欢那种天气,就像解不开的谜题一样。


    可你在那里啊。


    跨年夜的时候,大本钟背后的烟花特别好看,我感觉我好像在人群中看到你了,好像又没有。


    曾经犹豫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每次要直面这种心情的时候,都会有功课和案件出来让我转移开注意力。真正知道无法逃避的时候还是在大火中和西井世界对峙的某个瞬间。那天她问我,这个世界到底应该由规则还是感情支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在自己觉得不合理的事和真实的感情相冲撞的时候,该怎么做?


    你会怎么做呢?


 




雨水从天而降,洗刷着各式各样建筑物的表面,再滴落到地上汇聚成河,奔向未知的方向。空气中无数细小的水珠集合而成的雾,像酸涩的心情一样,蒙住了双眼,看不清对方,也看不清自己。但就算这样,就算已经被淋湿了头发,就算冰冷的雨贴着皮肤吸走温度,他还是穿过了伦敦的雾,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面前十几米的地方,黑羽快斗站在咖啡店的屋檐下躲雨。他的额发也滴着水珠,他拎了拎湿漉漉地衬衫领口,然后没忍住打了个喷嚏,表情有些懊恼。


 


——为什么我在这里,马上就要出现在你面前。很奇怪吧,也好像很不应该。就算从不是抱着那种心情与你相遇,就算身边也有很好的女孩值得守护,就算从来没有想过会得到回应。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你。


    这些从没有办法说得出口的话,能好好传达到吗?


 


黑羽快斗吸了吸鼻子,看到雨中有一个跟他身形相仿的人走到了他旁边。对方和他一样,被这场雨淋湿,然后在走到咖啡屋的屋檐下,却并没有进去喝一杯的意思。


 


「……好巧啊。」


「嗯。」


「难道特地来看我的演出?」


「明明是你爸的演出。」


「也有我的演出阿..既然来了为什么都不联系我?」


「看看会不会就这样碰面,不是更有意思吗?」


 


「就没有别的话想对我说了吗?」


「有,谢谢你。」


「唉?」


「替别人转达的。其他的话…看到你我就不想说了。」


「……那可以假装我不在喔。」


「你是笨蛋吗?」


 


「我也有话想对新一说来着。」


「有话想说的话,为什么要逃跑呢。」


「之前想逃跑,现在被你找到了啊。」


「那你说啊。」


「我喜欢你。」


「…嗯。」


「就算觉得你应该会跟兰小姐在一起,就算觉得这样的感情很奇怪,就算觉得新一一定不会回应这样的感情,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你。」


「我知道。」


「你知道?」


「之前不知道,现在被你告白就知道了啊。」


「这算是什么回应…」


 


工藤新一轻笑。


 


本来就是一样的心情。


本来你说不出口的话,他都会替你讲完。


你穿过这场大雾走到他身边的决心,他已经收到了。


 


黑羽快斗望过去,看到他的侦探的那双湛蓝的眸子,正带着豁然开朗地笑意望着他。


 


「上次说的巧克力蛋糕…我还可以尝吗?」


 


 


END


后记


之前刚开始写的时候,打算写一个更长的篇幅,大概是现在字数的两倍这样..后来前几天准备填坑前自己又看了一遍,看完心里的感想就是“这两个人为什么还没有在一起啊!?下一章就可以在一起了吧??”完全忘记了原本打算要搞什么事..所以..就先这样吧////


这篇意在写一个没有太多黑暗或者说没有复杂背景的快新,文中的每一个人都会活的轻松一点,所以理应就甜一些不是吗。在我看来侦探君虽然是傲娇,但是魔术君会懂他没说出来的话。这样的相处模式我喜——因为相似,因为默契,两个人的感情最终都会传达给彼此。虽然表面上付出的一直是魔术君,但是想想心比天高的侦探君从头到尾都钟情于他一人,以后肯定是大写的双箭头嘛。


填坑2016,下一篇写三人称,应该是三人称..三人称的剧情比较严肃比较复杂烧脑,前期K柯后期快新这样,内含狗血剧情,大写的狗血警告////如果卡了就写编造。


呃并不是编造最不重要。编造/边造是重要的嘛(笑)所以才要慢慢磨。




伦敦雾和三人称会在夏天做一个本子,内含一些番外什么的,都在计划中。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早安,午安,晚安。




怡sir


Minnesota


April.10 5:10

评论

热度(1414)